电信诈骗吸金包养女大学生,全县跟风骗子成灾 | 黑客密探

2017-12-10 4,534


「黑客密探」系列是安在尝试的半虚构写作故事


由王林讲述都市黑客历险传说


多数内容基于真实社会新闻,进行虚构式报道写作


以达到娱乐、警醒目的

那天我正在吃泡面,王森突然叫起来:“哥,又自杀一个。”

我抬头看他,面条掉回了碗里,带辣油的暗红汤汁溅到了我的白衬衫上,“靠,老子就这一件白衬衫。”

我一边换回黑色连帽衫,一边问他:“又是电信诈骗?”


8月份以来大学生连续被诈骗后自杀

王森抠抠耳朵说:“这帮杂碎,技术不咋地,挣得比咱们多多了,哥,要不咱也见义勇为一回,去平平事儿?”

我换好黑连帽衫走到王森边上:“这种黑客大战诈骗团伙儿的新闻卖给媒体,少说也能卖到六位数,可以试一试。”

顺手,我拿起电话打给孙斌。

孙斌是高级警司,技术岗,一个被捕后从良的黑客。大学我们是室友,一起偷看女澡堂,一起翻墙去网吧,最狗血的是,我们追过同一个女生。

不是冤家不聚头,大学结束服兵役,我和孙斌分到一个班。为了那个女生,我们第一天就干了一架,结果被班长罚军蹲一小时,起来的时候,两条腿已没了知觉。第二天我和孙斌一边互相白眼,一边搀扶着去食堂。

几年后,我们当年追的那个女生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,也不是他,是我们寝室考研没去服兵役的那孙子。

后来,孙斌当黑客被招安,官越做越大。我混的最失败,也最潇洒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念黑客经。我带着还念大学,爱玩硬件的胖弟弟,就是刚刚像狗熊一样抠耳朵的王森,干起了黑客侦探,每天就忙着用高科技抓小三、擒外遇、找**、挖漏洞、接赏金这类事。

虽然没什么大出息,也还算为社会做贡献。办电信诈骗的案子,这还是头一次。

“你找我,没什么好事吧?”孙斌就是一个老狐狸,接上电话,我还没出声就嗅到了味儿。

“你小子放心,绝对是好事,助人为乐还能挣钱。”我对孙斌说“听没听说过良友县?中国最大的诈骗根据地,大概半年前,国务院还点名批评过。”


国务院点名批评善于诈骗地区

孙斌哼唧了一声:“知道一点儿,但我劝你最好别动。”

我皱皱眉头,有点不开心:“凭什么阿,你们没本事抓,我有啊。”

孙斌摆出一副官架子,像教育**似的说:“兄弟,你真不知天高地厚,他们背后是什么势力你知道吗?跨省网警、武警联合清剿都不行,你就行了?”

跨省武警对良友县多次联合清剿

我没出声音,孙斌了解我的性格,接着说:“你真要试试?”

我斩钉截铁的说:“本来只打算试试,你这么说,就必须得去了。”事后我才知道,老狐狸孙斌是在激我,不过这是后话了。

“那我给你传点资料,你先去摸一摸良友县,他们是最早搞电信诈骗的县,很多电信诈骗团伙都要到那里去「拜师学艺」。”孙斌当时演的非常严肃,很认真的说“让他们在诈骗圈儿一炮而红的项目你肯定听过,叫「重金求子」,把良友县端了,就等于断了他们的根儿。”


孙斌发来的良友县内“重金求子”项目村的新闻

挂了电话,孙斌又陆续发来一系列关于良友县的资料。

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是张某,他是武警联合围剿良友县时抓到的重要马仔,扑克牌通缉令里的红桃J,负责群发短信。

孙斌发来红桃J接受采访的照片

他供出良友县诈骗链条幕后的核心操纵者叫赵川雄(****名),扑克牌通缉令里的大王,但赵川雄从来不会在良友县露面,只在远程操控良友县。

至于赵川雄的行踪、真名、诈骗所获赃款,红桃J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良友县有自己独特的诈骗体系、诈骗分工,红桃J说:“所有链条上的人都只知道自己操作的那部分诈骗环节,互相谁也不认识谁,大局完全掌握在赵川雄手中。”

红桃J给出的唯一可靠消息是,赵川雄曾经在良友县包养了一个正在找工作的女大学生,叫小陶,半年前小陶跟着赵川雄去浪迹天涯,而她的父母还住在良友县,专门给新收入的诈骗小弟做饭。


电信诈骗扑克牌通缉令

当天晚上,我又收到了孙斌发来的邮件,里面介绍了良友县的发展历史和警备方式,读完后我发现良友县不是一个县城,而是一个由利益构筑,人情维持,坚不可摧的堡垒。

我想起了孙斌挂电话前磨磨唧唧说的话:“通过小陶家里人也许可以找到赵川雄的踪迹,但摸入良友县,没你想得那么容易。”

良友县早年住的都是本分的庄稼人,做电信诈骗的也只有外地打工回来的赵川雄。可谁曾想,赵川雄一个没文化的穷鬼,就带着几个小弟发发短信,便能收钱。

一年内,赵川雄在老家盖了楼,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广东置了房产,两年中,他前后买了三辆豪车,还常常带年轻女子回家过夜。

街坊邻居辛苦挣一年的钱,是赵川雄半天的收入。

大家看傻了眼,赶紧都跟着赵川雄学起了电信诈骗,五年发展成一个村、十年发展到一个县,整个团伙,不是亲戚就是邻居,不是老乡就是朋友,关系紧密度非比寻常。

一旦有陌生人进入,就会遭到这样的警备。

绝密邮件(放大可阅读):


孙斌发来的绝密邮件

为降低村民的警备程度,潜入良友县,我打电话叫来了大学里跟我以哥们儿相称的美女雨静扮演情侣,方便入住旅店掩护。

刚一进入良友县境地,我就感觉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盯上了。他时不时拿起手机拍照,躲在树后面避开我们的视线,见我们加快脚步,他也跟着加快,当我们慢下脚步,他就停下来与路边人打趣两句,见我们要走远了,又继续快步跟踪。

大约走了一公里多的小路,我们走进一个小集市。

周围的小贩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和雨静,他们带着斗笠,向我门瞟两眼就转过头去,比普通的生意人多了一份机警。


进入良友县时盯梢的小摊贩

“大姐,你好啊”我故意找一个正发手机消息的小摊贩说:“我们徒步旅行路过这里,请问这边最近的旅店怎么走阿?”

小摊贩一听是来旅行的,卸下了几分警惕,变回农村主妇的模样,红扑扑的脸蛋带着褶子,嘴角上扬,手指着马路说:“小伙子,那边儿直走到路口,看见斑马线左转,再走两百米就到了。要不要来点水果晚上吃?”

雨静干脆利落的挑了几个苹果,又买了三两大红枣,总共三十四块。

付了钱,小贩的眼睛立刻柔和下来,低头按了几下手机,我估计是通知村里的同伙,表示我们“无害。”

果然,再往前走时,身后一直跟着的小青年不见了。我更加确定,他们的通讯设备都是互联的,即使那个小青年不跟着我们,我们也无时无刻不在监控之下。


旅店门口电线杆上的小广告

进入旅店,我边拿电脑连上WIFI,收集旅店及附近的信号数据,边假装和雨静亲热,贴的很近的时候,李静冲我挤了个鬼脸,小声附在我耳边说:“演这个戏要加钱。”

半小时后,我将整理好的数据包发给王森。让他在家设计进攻方式、制作破解工具,这段时间我和雨静就像真的情侣一样搂搂抱抱,互相喂食物。

喂到一半时,我们靠近窗帘激吻,我一边抱着雨静,一边拉上窗帘,屋内全黑。这时我掏出手机打开照相机。发现了屋内的针孔摄像头。


墙壁上的灯罩下有针孔摄像头

趁着全黑,我把笔记本电脑塞到被窝里,打开灯,摄像头只看见我和雨静穿着内衣一起钻到了被窝里。

根据孙斌之前给的消息,良友县所有的电子诈骗设备、网络全部被加密,如果想要进攻,最好的方式就是以良友县内部的IP为大本营。控制几个外省的肉鸡作为跳板,利用跳板再返回来进攻X县,这样就算查到根源,也只能查到良友县自己。

两小时后,王森传来做好了破解工具,我控制了几个外省的肉鸡,在良友县的旅店中我按下鼠标悄悄地进入了良友县的网络系统。

几千TB的网络数据我一下子无法分析,我将突破防线的接口转给了王森,让他在家利用黑客工具理清楚诈骗链条的线索。

我则利用孙斌提供的住址,从数据中找到小陶父母多达万页的网络使用记录,经过数据分析,我发现小陶父母中间有一台手机,每天链接次数最多的地址是一款***的APP。


***充值页面

为钓鱼控制这款手机,我设计了一个与赠送金豆页面100%还原的伪装页面,花五十块***充值***的金豆,只要那台手机正常输入密码登录,他就可以真的领到五十万豆,而我就可以劫持他的手机,查看信息和通话记录。

只用了五分钟,鱼儿上钩了,五十块***,我彻底控制了那部手机,打开通话记录,有一个备注“女儿”的电话通话最多。再看短信内容,里面频繁提到阿雄、做饭、别哭几个词。

这个号码八成就是小陶正在使用的号码。

我更改电话号码显示,以那台手机的号码,学习他们之前发短信的语气,给备注“女儿”的人发了一条消息:“陶儿,阿妈买了些你爱吃的零嘴,你现在的地址多少,阿妈给你寄过去。”

不久,那个可能是阿陶的人回复:”阿妈,阿雄……算了,没事。我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......"

这时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。

“嗯,对,他们就住在这里。”

“系统被入侵了?”

“还在核查。”

房间门口两个男人在对话,我小声对雨静说:“来者不善。”

“快走”,当天晚上,趁着监视我们的人打盹,赶在他们发现网络是被我进攻之前,我拉着雨静逃离了良友县。


事后雨静找给我的图,问我她跑时像不像女主

一推进家门,王森点着根烟,翘着腿坐在沙发上鼓动着电脑,见我回来,他笑着说:“哥,都搞定了,从发短信,接电话,到收钱,整个利益链条的操作和通讯证据咱们手上都有了,一个也跑不了。”

事情进展的过于顺利,我心存忧虑。我走到王森面前,低下头对他说:“森,你知道小陶住在哪儿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高中边上有一排五六层的小破楼,迎世博前说拆了几年也没拆成,世博后就没人管了,你还记得吗?”

“我去,不至于吧,赵川雄在上海有房产阿,怎么住在那儿,以前我们路过那几栋楼都小心翼翼的,那里全是瘾君子和赌徒。”

“难道赵川雄不是个赌徒吗?”

“也对。不过咱们现在知道了利益链条、逃犯踪迹、通讯证据,已经大功告成了阿。交给警察,让他们去抓赵川雄,咱们把这个新闻卖给媒体,让他们去报道。跟以前一样,一单做完咱们去度假,一切顺利啊。”

“不行!”我突然感到莫名生气,那种瘾上来了,我对王森说:“还不知道他诈骗的钱藏到哪儿了,这样就算抓住赵川雄,他不肯说,那些钱也追不回来了,被骗的人还是会家破人亡。必须再进一步,弄清楚钱藏哪儿了。”

小陶住址附近的中介

我在中介预付了一个月的租金,第二天夜里带着雨静打包住到了小陶的楼上。

同一夜,在楼梯口、过道、小陶楼上楼下的小灯旁,王森带着口罩去安装了针孔摄像机,他在家就可以看到整个楼层的动态。

我关掉下水管,用塑料布包好信号接收器,从水管吊下去,调整了许多姿势,总算找到了一个最好的角度收到小陶家的WI-FI。

收到后,用字典包穷举破解她家未二次加密的WI-FI大概需要一天时间,要隐身接入,不被WIFI拥有者发现,还需要做两层伪装,大约还需要一天时间。

在这两天里,雨静下楼买了四次饭,她听到小陶住处有女人的哭声。

王森在监控里发现一个长相斯文的的年轻男人,两天都是早上九点从小陶住处出来买一天的食物,便再也不出门。

经过比对,这个斯文的年轻男人很像扑克牌通缉令里的方片A,赵川雄的军师黄鹏,名牌大学毕业的心理学博士,专门帮助赵川雄设计电信诈骗的新套路。


黄鹏买菜回到住处

王森打电话问我:“黄鹏怎么会和小陶住在一起?”

正当我也疑惑不解的时候,小陶住处的WI-FI破解成功了,连接这台WI-FI的只有两台手机,最近频繁登陆港台签证的网站。

“先别管这个了,他们要逃跑,我们动作要快。”我跟一边跟王森通话,一边设计劫持工具,利用WI-FI偷偷进入连接WI-FI的两台手机,拷贝社交账号数据。

几分钟后,小陶的iCloud页面出现在我的电脑里,里面有大量她和黄鹏的亲密合影,还有一摞摞***的照片,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,许多照片都拍摄了一个煤气场,我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而这些照片里没有一张赵川雄。

雨静指着煤气场说:“这不是良友县旅馆对面的那个煤气场吗?”

我像被闪电击中,手机没拿稳,差点摔倒地上。

我手抖着拨给孙斌:“我找到了,快,快,快,分两批人,一批需要带武器的警察,去良友县控制煤气场,一批来小陶的住处,控制他们俩。必须同时进行,快!”

孙斌从来没看我这么激动,只问了一句“靠谱吗?”

见我沉默,他便明白了。


在煤气场缴获的改装煤气罐

人赃并获。两边的警察,分别找到了诈骗的赃款,也抓住了方片A黄鹏和情妇小陶。

我知道赃款在煤气罐里,是因为两年前我接过一个单子,帮助纪委调查某位贪官,最后那位贪官将钱和巨额地产藏在改装的煤气罐夹层里。

令人称奇的是,那些煤气罐还能正常使用。得知东窗事发,贪官点燃煤气罐,毁掉所有证据和赃款。

那次调查我忙活了两个月,只拿到赏金的1/5,算是辛苦费。而那位贪官却因为证据链不足,监禁几个月后释放。

为防止他们远程指使他人点燃煤气罐,必须同时进行抓捕。


缴获的赃款

审讯后小陶和黄鹏供出:

1. 良友县只是黑金藏匿的几个点之一,赵川雄带着其他的钱跑了。

2. 小陶最早的确是赵川雄的情妇,被赵川雄玩腻之后,他就撇下小陶不管了。小陶为了报复赵川雄,打算榜上黄鹏。

黄鹏学历高,性格腼腆,单身多年,原本对小陶有好感,而且本身也不是很瞧得起土老帽赵川雄,可碍于赵川雄还是自己老板,一直没敢挑明。

赵川雄撇下小陶后,黄鹏就动了歪心眼儿。

两人你有情来我有意,便寻了那个破旧的单元楼掩人耳目,暂时住下,过了几个月的小家庭生活,可小陶整日郁郁寡欢,以泪洗面,心心挂念着她又爱又恨的赵川雄。

黄鹏见自己爱的女人如此,便对赵川雄恨之入骨。

3. 黄鹏与赵川雄彻底决裂,分走了良友县煤气场的钱,打算不久后带着小陶去香港开始新的生活,要走的前一天,被孙斌带队的警察抓捕。


王森看着警察将钱分还给被诈骗的人。

回来对我说:“哥,值了。这次调查的素材卖了15万,报纸新闻刊登完,有个影视集团要成拍电影,没准还有一笔收入。”

这时候孙斌打来电话:“兄弟,赵川雄你就别管了,有警察去抓。良友县也被封锁了,牵扯犯罪的,该判几年判几年。对了,你查收下邮件。”

孙斌想发展我成为他的黑客密探,发来了一个新的案件情报,并在最后附上一句:

“你看,我要不激一下你,你能干的这么认真吗。”

妈的,这王八羔子。


「黑客密探」系列为虚构小说,文中所用图片均来自网络,与内容无关。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
- 推荐阅读 -


☞ 保护个人信息安全,为什么有些政务网站拖了后腿?


本文作者:安在_anzer

本文为安全脉搏专栏作者发布,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secpulse.com/archives/66345.html

评论  (0)
快来写下你的想法吧!

安在_anzer

文章数:5 积分: 5

信息安全新媒体

安全问答社区

安全问答社区

脉搏官方公众号

脉搏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