龚蔚,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潜行

2017-11-03 12,888

龚蔚个头不高,五官却是大号配置,目光中散发着睿智和历经风雨后的淡然,配上手腕上那串显眼的佛珠,颇具仁者居士之气质。

他是Goodwell,这一象征一个时代开启的网络ID——中国大陆最早期黑客组织“绿色兵团”的创始人,其本身就是一个传奇。

1997年,龚蔚在境外某网站申请了一处免费空间并在国内做了镜像站点,“绿色兵团”就此成立。其初衷,是为了让更多有着相同志趣者能够学习、交流黑客技术,与利益无关,与政治无关。

作为一名纯粹的理想主义者,黑客精神自始至终流淌在龚蔚的血液之中,而他所说之黑客精神,就是一种怀仁和对未知的突破,彼时的绿色兵团,就是这样一个极具理想主义色彩的传承着黑客精神的“乌托邦”组织。

早在大学时代,一次偶然的机会,龚蔚在同学家里接触到了中华学习机,一种主机与键盘一体、用录音磁带做存储器、连接家用电视机便可使用的早期简易计算机。 “这是影响我人生的一次经历,第一次我知道了计算机,知道了磁带存储。”从此,龚蔚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。

当时国内网络应用还很不发达,网络游戏也还多是单机游戏。像大多数热衷游戏的男生一样,少年龚蔚苦求游戏破解方法。在这过程中,台湾黑客coolfire(林正隆)的8篇黑客技术文章,宛若暗夜明灯,照亮了龚蔚对未知探索的热情,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

冥冥之中,命运之神已将他推向他该去的地方。

龚蔚开始钻研黑客技术,绿色兵团正是他寄托理想的最好载体。短短两年时间,绿色兵团发展迅猛,可以说,这里汇集了中国大陆最早的一批黑客,大家从无到有,一起学习进步,相互之间形成强大的凝聚力。

自绿色兵团起,眼见着一拨又一拨网络世界的“兵戈相见”——中美、中日、中国印尼之间的几次黑客大战,鹰派、红色联盟等组织相继而生,理想主义与爱国主义相伴,技术追求与自由主义同行,

“那时候的氛围真好,大家既是朋友,又无私分享,相互帮助好似师徒,绿色兵团囊括了几乎所有国内安全圈的人物。”至今回想,龚蔚仍然一副欣慰的神情。

圈子大了,如何继续维持站点运营,如何为更多的人提供更好的学习渠道,龚蔚与他的朋友们决定开启商业化的道路。

龚蔚并不是一个商业气质浓厚的人,某种程度上这也导致了绿色兵团商业化的坎坷。在当时龚蔚的蓝图中,网站建立的目的简单明确,就是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。商业化的目的不是赚钱,而是能够有经费支撑这个技术乌托邦的延续。“一方面,想通过成立商业化公司使有技术的年轻人可以得到一份收入;另一方面,公司收入的一部分会用于对技术研究的支持,形成研究院的一种氛围,大家可以在这里免费学习,接受培训。”

“赚多少钱,我并不非常在乎。”不论过去还是现在,龚蔚一直强调着这样的观点。也许,在他所说的过去“年轻的想法”中,“年轻”的可能只是商业模式,而不是商业目的。对他而言,如果当时能够确立一种更好的商业模式,他的乌托邦家园会继续,并更大程度地影响中国信息安全行业的发展。

1999年,绿色兵团组织召开了一次会议,龚蔚宣布商业化——上海绿盟成立。2000年,沈继业投资绿盟,成立中联绿盟,“他真的让我懂得了什么叫真正的商业化”。至今提到沈继业——这位极具商业思维、十多年后创业板上市的绿盟科技的领头人,龚蔚虽不多言,但语气里却不乏尊敬。

理想主义与商业主义注定了“水火不容”?理想主义者龚蔚,带领绿色兵团尝试商业化运营,而商人思维的沈继业却在践行更具现实意义的发展之道,矛盾,冲突,分裂,个中纠葛缤纷难测,最终的结果,理想主义者龚蔚,亲自关闭了寄托其理想的上海绿盟,曾经的传奇——绿色兵团,也就此成为传说。

我们很难想象当时龚蔚是怎样的无奈?中国黑客最具凝聚力的一个时代已经结束,商业化冲击会将这个思想体系尚处于懵懂状态的年轻行业带向哪里?

之后的十年,理想主义逐渐让位于利己主义,地下黑产急速发展。对于怀有一技之长的黑客来说,商业利益的诱惑就像潘多拉魔盒,引诱出人性的恶。


 

不同于美国零散的黑色产业,中国的黑产产业链极长,分工明确且回报丰厚,技术门槛也越来越低。与此同时,随着互联网企业的发展,应运而生了许多介于黑产与白道之间的灰色产业链。

这意味着,在这样一个恶之花遍开的时代,善的光芒显得更加微小,在利益面前,对于技术追求的诚心将会受到更大的动摇。

龚蔚一直在想,如果当年的绿盟能够坚持理想主义,能够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,那么现在的信息安全行业可能又是另一番面貌。或者至少,技术乌托邦的维持,多少能够将中国黑产的发展拖后5年。

之后的几年里,龚蔚先后在安氏、冠群金辰等信息安全企业任职。2006年,龚蔚开始自己创业,在随后的9年时间里,无论是安致还是全位,他开创的更多是教化之业——帮助并引导了一大批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黑客走上正途,在他培养下,很多行业人才现在都已各有建树,甚至成为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,为此,龚蔚收获了其职业生涯中另一种巨大的成就感,他深感欣慰,理想主义不灭,黑客精神不灭,黑客文化不灭。

在龚蔚的理解中,黑客精神是一种一切皆有可能的探索精神,而黑客文化则应当是帮助黑客们守住道德的边界。到底什么是善恶,什么是美丑,人生追求的目标和价值在何处,是黑客与黑产最大的区别。

“真正的大师,不会把利益放在第一,而是在探索的过程中寻找满足,这样技术之路也可以走得更远。”龚蔚从来不认同将黑客技术用于破坏和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工具,在现实利益的引诱下,对技术的追求注定会停滞并就此荒废。

这样的思想多少与修佛有些类似。在不断参悟修习的过程中,唯专注与诚心方可到达终极阶段,而被利益所引诱行恶之人,则会误入魔道。

龚蔚信佛,左手挂着一串佛珠。“佛曰不可说。”当问起修佛的心得时候,他表示佛法之精妙在于各人领会与参悟,自己不敢妄下断论,也未正式拜师,更多时候只是寻求内心的平静。

“二十年前,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大侠,江湖里真正的大侠。我不会轻易出手,但是一出手必会撼动江湖。近十年里,新人频出,我开始抱着学习的态度跟随行业步伐。现在,黑客的江湖已经消失了,只剩下黑产的江湖。”

 

江湖不再,大侠不复。

曾经的大侠开始成为隐士。

最近几年,龚蔚深居简出,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除了曾经组织过一次COG信息安全论坛峰会,也是出于当年绿色兵团老友重聚之目的。虽然还曾发起过“重拾黑客精神和重建黑客文化”的倡议,但也仅此而已。除了对自己,龚蔚似乎不再对外界有任何的期许。

直至2014年,有一阵龚蔚在深山隐居,常一人独钓而数日不动,问其故,答曰身不动心动。将自己隐于山间,却把思想放逐到千里之外最火热的互联网与资本市场,他在思考,信息安全行业是否正面临着一场新的变革?

15年前绿色兵团商业化失败的教训令他记忆犹新,而15年后的今天,互联网行业的井喷式飞速发展亦令其叹为观止。“信息安全行业不能再固守传统卖产品,必须像互联网企业那样,以用户为出发点,结合场景做应用。”潜行加思考,龚蔚终于再次坚信,如果信息安全从业者还是延续售卖安装产品的老观念,将导致信息安全企业市值与互联网企业产生更大量级的差距。


这种认知的变化,对龚蔚来说何其深刻!

他曾认为,信息安全是所有互联网企业之本,有了安全才能够上线业务。因此在第一次互联网掘金潮之际,他认认真真地想做一个卖铁锹的安全人,他试图说服所有的投资人,有了他提供的铁锹,互联网金矿挖起来会更加安全。

然而,市场证明,投资人并不在乎铁锹的价值,他们只在意那座金矿能给他们带来的收益。因而,面对会讲故事会烧钱的互联网企业,盈利模式固定的传统安全企业根本得不到资本市场的青睐。

带着这样一种认识的转变,闭关结束的龚蔚于2015年5月正式加入陈大年的****团队,成为这家典型的互联网企业的首席安全官(CSO)。创业9年的他,终于上岸了。

经历过上一次互联网泡沫,龚蔚投身新一波互联网大潮,在他眼里,互联网高度灵活但略显粗放的公司架构和竞争模式,业务发展与安全保障注定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,作为一个对现实主义不再陌生的曾经的理想主义者,龚蔚认为他能在新的角色中找到信息安全的未来。

在他看来,传统信息安全道路越走越窄,互联网模式的信息安全创业则尚未起步。他鼓励行业把目光更多地关注新兴的互联网环境下的信息安全创业,也许他们未必成功,但却是真正的新生力量。

回顾过往,几多风雨几多飘零,他的语气如此平淡,未曾有一点唏嘘。

理想主义须有仁者之心,从这一点来说,龚蔚是位仁者,他思考的多为行业之变局,并常怀仁义。对他而言,个人成就取决于对行业推动的影响,有益于社会有益于公众,这是影响力最重要的体现。也因此,他并不接受别人对他“黑客教父”的尊称,他认为真正称得上“教父”的,唯有那位将黑客知识带给大陆的coolfire先生。可能他自己并未意识到,自己对于行业的思考和对新人的引导,也正在发挥着类似的作用。

 

走过了蛮荒时代的中国信息安全,渐已迈入到相对稳定的形态。从善者基本登岸互联网或被收编,从恶者,则躲于角落经营着庞大的黑产帝国。曾经的黑客江湖已经消失,黑产江湖正在壮大。在这样的时代,理想主义难再形成凝聚力,对纯粹技术的追求也愈显难得,正因为此,还能于现实中凸显,成为技术高手的,都是值得尊敬的。“像TK、吴石,他们这样的,拥有最顶尖的技术,坚守正道,血液里流淌着的,就是当初我们一样的黑客精神。”

只是属于自己的时光似乎早已不再,当他回望曾经的慷慨激昂,并坦然接受随之很长一段时间的落寞,龚蔚微笑的面庞,倒是隐隐闪烁着如他腕上佛珠般深沉却不乏卓然的光芒。

“能影响一个都好,能影响一批已是善莫大焉,只要还有人坚守,黑客精神就在,只要还有正向的价值观,黑客文化就在。”

某种意义上,近二十年里,龚蔚始终不变的,他还是那位追求无限可能的理想主义者,他还是一名真正的黑客。

 

 作者:安在 来源: 安在 

本文作者:安在_anzer

本文为安全脉搏专栏作者发布,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secpulse.com/archives/65425.html

Tags:
评论  (0)
快来写下你的想法吧!

安在_anzer

文章数:5 积分: 5

信息安全新媒体

安全问答社区

安全问答社区

脉搏官方公众号

脉搏公众号